當前位置:首頁 > 評論 > 建筑評論 > 詳細內容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一)

    來源:白林建筑  |  作者:白林  點擊量:   2018-12-10

內容導讀: 王澍的存在其意義究竟是什么呢?舉個例子。 我們做一道料理紅燒肉,一般來說肉都會有腥味,為了消除這個腥味,我們就會在煮肉時放一些作料:花椒大料蔥姜蒜等調味料。最后,我們會獲得一道味道很好紅燒肉料理。但是,注意,那個花椒大料是不能吃的。而且不能放太多的...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
王澍的存在其意義究竟是什么呢?舉個例子。

 
我們做一道料理紅燒肉,一般來說肉都會有腥味,為了消除這個腥味,我們就會在煮肉時放一些作料:花椒大料蔥姜蒜等調味料。最后,我們會獲得一道味道很好紅燒肉料理。但是,注意,那個花椒大料是不能吃的。而且不能放太多的。它很刺激,很有用,它不可或缺,它是調節味道用的,但是絕不能放大它的作用。王澍的建筑就是那個“大料”。
 
“偉大”破土于自我完善的能力,“自信”奠基于包容并蓄的精神。所以,拒絕批判,就是扼殺這個時代通往美好之路的希望。
 
王澍的建筑教育代表未來的方向嗎?
 
北京交通大學逼我退休。一個有非常熱情教育的人,能力、精力、體力、學歷超強的教授沒事兒干,沒事找事,做點研究!望盡天涯無知己,守門家龜夜聽經。靜靜地做點“野生思考”研究。古訓“槍打出頭鳥”,研究王澍。
 
關鍵詞:建筑教育、科學思維、方法論、創新、建筑理論體系
 
一、央美的建筑論壇
 
——2018年11月2、3日,中央美院舉辦了一場大型國際建筑學術論壇《挑戰:反觀建筑思想、教育與實踐》。國內外建筑大師云集,庫哈斯、磯崎新、王澍以及教育院校院長、院士、教授、學者等高朋滿座,盛況罕見。大師們對建筑思想、建筑教育與實踐以及未來發展方向等的發言都具有深遠的啟迪意義。王澍作為國內外建筑界關注度最高的人物之一,他做了關于建筑教育的精彩演講,一篇《王澍談中國建筑教育》在網上流傳。我讀后深有感慨。
 
王澍大面積地被知名源于他獲得了“被譽為建筑界諾貝爾獎”的普利茲克獎。最近幾年,他的出鏡率越來越高,被各種媒體放的很大,影響力越來越廣。普獎得主身份之外,他還有三個身份:
 
一、中國美術學院建筑學院院長教授——教育工作者;
二、業余搞建筑——業余建筑師(自稱);
三、搞學術研究——學者。
 
我本身也做同樣的工作,故特別特別好奇,多有關注。
 
二、好奇王澍
 
我觀察王澍他有三大優點:
一、敢于打破傳統,闖業創新;
二、敢于堅持自己,持之以恒;
三、敢于知行合一,狂說猛做。
 
“敢”是他的關鍵詞。此外,與眾不同的是,他能深謀遠慮進退有戲。他性格特點:敢說能說;敢做能做;敢想能想(要好好向他學習)。判斷一個人無外乎聽其言,觀其行,查其往,讀其思。
 
王澍:
一、創出了獨特的設計;
二、開始了獨特的教育;
三、開啟了極端的語氣;
 
王澍確實是一位開創式的人物。
 
這篇文章是對王澍建筑教育演講的“聽其言”分析。主要圍繞發言內容。不免有以偏概全的嫌疑。不過,我們會在第二篇 “觀其行”…“查其往”…“讀其思”等文章中作出補充。和大家共同探討建筑的話題中,盡最大的努力把王澍的建筑觀正確地讀解清楚。幫助年輕學子們透徹理解建筑和教育。我想,這是大家想看到的,也是建筑學術所需要的,更是未來建筑教育所必要的。
 
三、聽其言
 
他央美的發言長了點,無法一一列出。王澍要表述的主要精神歸納起來就是:
 
一、中國的現代建筑都不好,都不對,“我們看到的好建筑在中國極其少,基本上都是破壞性的。”“中國的城市都得了癌癥,都已經癌癥晚期。”而我才是代表中國傳統、中國文化,中國建筑的未來。而且是自然傳統文化的創新者。
 
二、中國的教育都不好,都不對,受了國家教育的孩子“腦子都壞掉了。”我的教育是最好的教育。
 
三、王澍對建筑教育的理解就是“建造”。他說“我是一個強烈的反體系反結構的建筑師。”“我甚至對專業這個詞不感冒,所以我叫業余建筑師”。我的分析:前一句是真話,后一句是假話。前一句是真意,后一句是演戲。他說這話運用的就是 “矛盾結構”。說深層一點,建筑的根本說到底就是關于人類生存的知識體系。其中它完全離不開結構、體系。你自己不也就在體系中嗎?你反體系,反結構,強烈的反┉。這是多么可笑的事。
 
其實王澍的許多觀念都是錯誤的,需要指出的問題遠遠不止這些。篇幅所限,不一贅述。
 
他一直在強調“建造”、“工匠”,認為建筑就是建造。建造其實就是一個關于房子怎么蓋起來的技術過程系統。它也是體系性的。要了解建造跟著一個施工隊很快就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建造沒有什么深奧的東西,王澍自己不就是這么學懂得的嗎!尤其是他所說的那個建造,更不存在什么高科技(如果說鳥巢、央視大樓、或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或者厡廣司的京都車站等這里邊的建造應該還有一定的科技含量)。
 
其實,沒有必要在大學里花那么多的時間在建造上。否則,發達國家早就這么做了。日本的做法是學生大學畢業后,第一年被派遣到施工工地做一年現場設計,就徹底掌握了設計與建造的關系。而其實在大學里更需要學習的東西有很多。這也就是建筑學專業比其他專業要多學一年的原因。
 
對于一個建筑師來說,當然需要了解建造,但最重要的不是自己會不會建造,建造出多少花樣,而是要清楚地了解建筑是什么?設計是什么?設計和建造是什么關系?應該設計什么?建造成什么樣?為什么建造成這個樣?背后的文化邏輯是什么,思想邏輯是什么?王澍顯然沒有搞明白這些關于 Architecture 的深層次的問題。
 
四、大師磯崎新告訴我們什么呢
 
磯崎新央美學術論壇演講
圖一 磯崎新央美學術論壇演講
 
這里不得不提一下日本建筑師磯崎新此次論壇所講的內容。——磯崎新不愧為是真正的思想大師。他從建筑一詞的翻譯中,考察出了西方建筑學的真諦:Architecture ≠ 建筑。他用兩張PPT就講清楚了西方 Architecture 的概念,即:藝術家、工程師、戰略家。他提醒了我們,但是又有多少人聽懂了呢?而王澍怎么說的呢?“其實我覺得翻譯得蠻準確的。……”他絲毫沒有察覺出自己的認知與這些真正大師的巨大差距。
 
在我看來,他只是做了自己喜歡的擰擰巴巴的建筑,自己也沒搞清楚怎么就獲獎了呢?說的難聽一點,他自己真的沒有明白為什么我就獲得了普利茲克獎,而磯崎新這樣的真正大師卻不如我。所以,他異常吃驚,獲獎感言:“這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驚喜”。中國絕大多數的建筑人、建筑師、建筑學者們或許也都非常吃驚。這個話題我們會在其它篇章細論。
 
今天講的主要還是建筑教育話題。“在中國這個地球最大的實驗場,做建筑師,搞建筑教育到底應該討論什么問題?”他并沒有回答自己提出的這個問題。但他的行為已經給了答案。就是把“學院”搞成了一個自己隨心所欲的獨立王國。“老師我一個都不要,寧可一個人開始。”“我找的第一個老師就是艾未未老師,我倆奠定了整個學院的基調。”
 
建筑教育的本質其實是讓學生堅實地建立起實物建筑與圖紙之間的概念性關系,它是個什么關系。作為方法論需要搞清:設計圖究竟意味著什么?圖紙是怎樣成為建筑的?建筑還原成圖紙它應該是個什么樣子的(當然還有很多的內容,但這是最最基礎的)。
 
談建筑教育,離不開教育者本身的受教育經歷。根據公開資料,王澍大致的經歷是,東南大學讀本科,讀完碩士,畢業后沒有去工作。他主要的“建造”知識和經歷應該是在建筑工地,之后又到同濟大學拿了一個博士學位。然后到杭州中國美院教書,做設計,開啟了他的建筑實踐和建筑教學。
 
五、質疑王澍的教育
 
我對王澍的建筑教育有三點質疑:
一、王澍的教育究竟是現代教育還是原始教育?
二、他的教育理念是否代表中國未來教育的主流方向?建筑教育方向要向詭異化,個性化,非理性化方向發展嗎?還是向著重功能、講美觀、更科學、真人文的方向發展呢?
三、王澍,他究竟是不是個適合做教育的教育工作者?王澍做了許多的非常規的設計、非規矩的事情,甚至非法律允許的做法,但在普獎的光環下,它卻變成了正確的、好的、對的事情。而且它會把這種思想觀念做法,傳授給學生們,這會對初出茅廬的學生們產生怎樣的深遠影響,令人擔憂。
 
近些年,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中國的建筑究竟為誰服務。其實,為什么人的問題才是根本的問題。透過現象看本質,這里的本質問題是:建筑是建筑師的建筑,還是建筑是為大多數人服務的建筑。說到底,這就是一個建筑師價值取向的問題。為什么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基礎的問題,也是深層的問題,方向的問題。建筑教育更是這樣的問題。
 
六、方法論的問題
 
王澍的建筑教學實驗完全是從零開始的。而不參照任何前人的成果,以彰顯自己是與眾不同的,創新的,獨創的。這看起來似乎很有開創性,但可以肯定地說,他的做法是錯誤的,是有問題的。
 
為什么這么說呢?
 
這涉及到認識事物的基本方法。從根本上講,一個沒有任何理論支撐的實驗,都是一種胡鬧。也就是說,將原本的教育體系完全徹底的推倒重來,從零做起,這種說法做法,在科學方法論上都是非科學,非理性,非正常的,其實也是不可能的。在現實世界也不存在這樣徹底孤立存在的事物。就像一個新生兒的出生,看似他是一個新的生命,但他一定是有“他爸他媽”的。這就是世界的根本邏輯??茖W理論告訴我們,原始創新也絕非是無序亂來,從頭胡搞,胡亂實驗,走哪兒算哪兒。而是首先搞清來龍去脈,爹媽是誰?溫故知新,有序推進。
 
建筑教學的改革也是一樣,在順應新的時代要求下,也要對前面的教學進行總結,對國外的案例深入研究,在理論搭建的基礎上,然后進入實驗探索。當下需要轉型、升級、改革、創新,需要有突破,但仍然需要延續好的,改正錯的,需要有序進行,需要有理論、有理念、有方法的支撐。這不是你反體系,反結構,不感冒就能做成的。2000年至今,十八年過去了,畢業生也應該有十幾屆了,這里走出的畢業生究竟怎樣?這個實驗究竟有了怎樣的結果?是否探索出一條正確的道路?按理對社會對公眾對未來想要進入學校的人也應該有一個解釋才對。
 
我認為,當前中國的建筑教育的重點和方向應該是提升質量,提升水平,提升理論,提升科學素養,提高科學研究的能力。而絕不應該是投入大量時間做建造。培養什么樣的人的問題是根本問題。難道讓我們未來培養出的建筑師們都去做奇奇怪怪,寧寧把把,歪歪斜斜的建筑嗎?做只要表達自由個性,而不遵守法律規則的“業余”建筑師嗎?這是一個方向性問題,也是一個基本的問題。
 
 
七、他不喜歡教育,更喜歡設計
 
從王澍的言行可知,王澍并不懂什么是現代教育。他要從零做教育,從零探索,從零實驗。這個想法是很可笑的。從根本上講,教育的歸教育,設計的歸設計,專業分工才是現代社會的基本特征和根本原則。而王澍說改造中國的建筑教育——“重建一種中國當代建筑學院”。如果真想“改造中國的建筑教育”那就更是需要先做大量的基礎性研究。搞清哪些需要延續?哪些需要去掉?哪些需要修正?哪些需要加強?但這些工作他都沒有做。而全心投入了設計。
 
作為一個大學的學院院長王澍應該全心全意地投入在教育上。教育工作本身就是一項非常艱辛的工作。全力以赴不遺余力地投入都不一定能做好,我們看到的王澍,他卻是一門心思地投入地在做自己的設計。他做了大量的設計——所謂的“實驗”。這就注定他不可能認真負責地做好教育。
 
他講出的教學過程,基本就是隨心所欲、放任自流,隨他而去。他自己也說,根本就沒有教學大綱,更沒見他講過,對國內外的建筑教學案例的考察研究,更沒聽到他們的教學研討、總結、教研報告。這些應該是必不可少的最起碼的基礎性教學研究工作??磥?,他并沒有做。說的可能有點極端,在我看來,王澍就是打著做教育的幌子做自己極端個性化的建筑“實驗”設計而已。說:“一直特別低調,埋頭做實驗”,從科學的角度說,所謂實驗必須是在科學方法、科學理論指導的前提下做實驗。沒有科學理論指導下的實驗其實都是一種胡鬧。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科研項目就是支撐建筑理論科學研究的制度性安排。如果是實驗,必須是科學性的,沒有其他。而拍著腦袋做的所謂的“實驗”,所謂的探索都是不負責任的行為。用“業余建筑師”的說法來敷衍,那就更是問題。
 
這里順便講一下當下我們建筑教育和學術研究上的一些問題:大學里的基礎理論研究非常缺乏,水平之差令人吃驚,基礎性研究幾乎無人問津。從建筑學院到設計院普遍存在:用設計實踐代替學術研究,用多做項目來敷衍教學投入。跟風國外非常之快,理論創新乏善可陳。大師院士年年都評,教授博士比比皆是,學術論壇互相吹捧,學術雜志各自為政,學術批評基本是零。
 
在這樣的學術秩序和環境下,王澍這樣的狂人自然如魚得水,如入無人之境。他借助普獎,執掌院長,嘩眾取寵,媒體助長,口無遮攔,狂施影響。實質上,他許多認識不當,概念有誤,學術有錯,方法不科學,方向不正確。在建筑學術領域特別是年輕建筑師和年輕學生中造成極其混亂的影響。王澍關于教育的發言,在網絡上大肆流傳,其影響廣泛令人憂心。王澍的教學思想及其辦學體制機制的做法、方法手段并不科學、并不合理,并不正確。
 
八、新事物都有“爸媽”
 
在這里對年輕人補充一點基礎知識。眾所周知,理論出自實踐,源于實踐。沒有實踐不可能有理論。實踐是理論的基礎。但是,我們卻不能忘掉我們處在一個有著幾千年歷史和有著無數實踐積累的世界。極端地說,沒有一個事情是應該從零開始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和前面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的。換句話說,一個新事物的誕生是一定有這個事物的“他爸他媽”的。
 
在現代社會、現今世界任何事情沒有任何理論支撐的做事,其實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存在的,當然也就是不科學的。但是,人們往往忽略了這種關系的存在。錯誤地理解,以至于自己胡闖亂搞,從零探索。其實這就是缺乏科學思維,缺乏理解現代社會概念的愚蠢做法。所以才有不朽的名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創造出真正有創新價值的東西。

白林建筑新建筑學體系框架示意圖
圖二 白林建筑——建筑學理論體系框架示意圖
 
建筑學,確實是一門非常獨特而復雜的學科。既需要大量理工科的知識和能力,也需要很多形象藝術美學的知識和思維,同時需要海量的人文哲學思想方面的知識和修養(見白林建筑——建筑學理論體系框架示意圖)。建筑學涉及的面極廣,牽扯的事極深,要求的學問極高,一般人想學好確實很難。它即需要高深的理論基礎,又需要反復深入的實踐經驗。
 
因此,建筑學在全世界都是一個很難教的一門學問。這是事實。這就更需要我們以科學思維按照科學理論和科學方法來推進建筑教學工作。
 
九、科學思維是教育者的基本素質
 
那么,什么是科學方法?什么是科學研究?
 
科學研究就是以基礎調查研究為依據,基于調查研究所獲得數據下的理論指導,而進行的建筑設計教育實踐活動。而王澍做的這些做法顯然不是科學的方法,更談不上是科學研究了。說直白一點,王澍沒有什么理論水平。
 
為什么這么說呢?
 
至今,沒有看到他的任何基于科學研究為基礎的系統理論闡述。他的發言基本就是信口開河,隨心胡扯,許多事情言過其實。這已經成為他的一種思維方式和行事風格。
 
這一點,從他的博士論文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博士論文是一個學者教授的理論工作理論水平的基礎之基礎。他的博士論文完全不合格,沒有任何科學成分可言。沒有任何以調查研究的實際數據為基礎的論述,沒有任何可以被后來研究者參考的學術價值(關于王澍的博士論文我們后續詳論)。如果真有學生研讀參考,那么只能是誤導學子,坑害學生,錯誤學術,貽害無窮。
 
不過,王澍作為一位有特殊設計經驗的建筑師給學生代設計課,或許是一位有個性的好老師。但是他確實不適合做一個大學教育能把握整體教學思想、教學理念、學科方向、指導學術路線的院長。因為,或許他有藝術天分,能做出不一樣的設計,但他沒有科學素養,缺乏真正嚴謹的科學思維,更缺乏真正科學研究的基本訓練,以此說他沒有什么理論水平其實一點都不過分。
 
改造中國的建筑學教學是王澍的教學目標。卻沒有看到他的關于最終要培養怎樣的建筑師這個目標。那么,就會讓人有一個疑問:你究竟是在利用教學做設計呢?還是,真的為了教學做案例性的實驗呢?還是以實驗為名,掩蓋自己極端個性的設計呢?
 
——我們要了解王澍的教學情況,其實只要看一下他的教學投入和設計投入之比就很清楚了。“我們一直在埋頭做各種實驗”王澍說。如果是教學實驗的話,之后應該寫出正式的教學實驗報告,發表學術論文,向外公開其學術成果。闡明你的教學實驗過程、結果和學術意義,學術價值何在?如果是設計的話,那我們對他的判斷是對的:他并不喜歡教學,而更喜歡設計。以他的說法為依據,說明了他并沒有做多少教學性實驗。因為,我們看到的是:他有相當的設計成果,而沒有教學研究成果。
 
從他的發言也可以看出他一直在做戲劇化的表演。“我請的第一個老師——就是艾未未老師”。不過,我還是真心地希望他能夠拿出更多的在教學上的投入和成果來說服我們大家。我的看法是:其實,他一直在埋頭做自己的設計,而并沒有拿出多少精力來做真正的建筑教育。
 
寫到這里,我想提醒一句,本文的目的并不是一味地批評王澍,把他批倒批臭,而是要指出他教育理念上的不正確觀點和做法。這里批了王澍的很多問題,但并不代表他沒有優點,相反他還是具有許多常人不具有的優點。就像我前面提到的:他很有創新精神,實踐精神,突破精神,第一個吃螃蟹者的精神。這些都是非常值得我們學習的精神,在這個大力提倡“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也是值得提倡的一種精神。
 
結 語:
 
中國現行的建筑教育,雖然讓王澍說的很不堪,但有的看法有同感。當前大學里的建筑教育,確實失去了活力,失去了動力,存在結構性的問題,甚至呈現出了一種惰性的狀態。需要改革,需要大大的改革。那么,中國建筑教育的明天靠誰呢?靠一個王澍嗎?不可能。也不應該。我們通過對王澍的分析,基本可以判斷:王澍的教育是個性化的,非體系的,非現代的,非主流的,甚至是非基礎的教育,他的方向絕不能代表中國建筑教育的方向。教學可以自由探索,但要納入科學化,規范化的軌道。
 
王澍的建筑和他的教育都有問題,而沒有人敢批評他,這是問題。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他有獲普利茲克獎的“尚方寶劍”,因為他有同濟大學的博士學位,他做了獲獎的建筑作品,他做了十年的學院院長,他接受了非常多的采訪。他有這么強大的“權威機構”后臺支撐。那么,我們將在下一篇深入他的這些“后臺”,去探尋一下王澍的思想和支撐他思想的這些權威機構的問題。敬請期待。(完)
 
篇外小議:王澍的“民主”意識
 
我注意到了王澍在發言中幾次講到“民主”。
 
一、學生做作業選材料,選了“可樂”瓶,“這是通過一個復雜的‘民主’篩選過程,最后選出的材料”,表明一個學生作業選材料都是民主方式的。
二、“我們沒有統一的教學大綱”老師們愿意教什么就教什么。這確實很民主。
三、“建筑學院的大民主:評圖…”。
 
你看,他的做法都那樣的民主!但是,王澍的一個抱怨——“我們院長擔了很大的責任,今天這個事情還沒有完,‘你怎么批的?犯了很多規的建筑怎么批的?’等等,到現在為止沒辦法給紀檢組織一個合適的交代。”這是王澍的原話。在我看來,應該是他們沒法給法律一個“合法”的交代,這個事情是不合法的。象山校區那么大的項目,卻是一個不公開,不透明,不程序,不民主的方式完成的。就是說王澍以“非民主”不合法的方式拿到了這么大的一個項目。我想,這也充分說明了他上邊說的這些民主都是“假民主”,裝樣子的民主。王澍的虛假之心昭然若揭。
 
更可笑的是,王澍還公然鼓動中央美院的朱锫院長,也做一個同樣違法的建筑。這種事怎么能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呢?

上一篇:白林:建筑師青山周平“新家族的家”是個什么東西?
下一篇: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二)

熱點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一)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一)

    王澍的建筑教育代表未來的方向嗎?“偉大”破土于自我完善的能力,“自信”奠基于包容并蓄的精神。所以,拒絕批判,就是扼殺這個時代通往美好之路的希望。

    白林:安藤忠雄光與影的精神

    白林:安藤忠雄光與影的精神

    建筑是一個與天、地、人相關的所有事物都無不相連的領域。我總感慨的一句話是:“建筑太簡單,建筑太復雜!”因為,建筑是思想的容器,是文化的容器。

湖北11选五爱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