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評論 > 建筑評論 > 詳細內容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三)

    來源:  |  作者:白林  點擊量:   2018-12-20

內容導讀: ——王澍,一個讀錯了時代的建筑師 關鍵詞:宋元山水畫、江南園林、社會背景、意識形態、錯讀時代 概要:建筑是思想的容器。王澍用他的建筑表達了怎樣的思想?本文以解讀他的思想來源之一的宋畫為切入點,深入分析并揭示王澍建筑的逆時代性、反社會性、思想錯位的...

白林批判王澍
——王澍,一個讀錯了時代的建筑師
 
關鍵詞:宋元山水畫、江南園林、社會背景、意識形態、錯讀時代
 
概要:建筑是思想的容器。王澍用他的建筑表達了怎樣的思想?本文以解讀他的思想來源之一的宋畫為切入點,深入分析并揭示王澍建筑的逆時代性、反社會性、思想錯位的思想觀念特征。
 
什么是建筑師?
 
——用建筑語言表達自己的世界觀、價值觀、建筑觀的人。
 
一、建筑的意識形態性
 
眾所周知,建筑是時代精神物化的產物。它離不開文化土壤、時代背景和社會形態、以及美學觀念、思想意識對它的影響。建筑評價當然有標準。標準的背后其實就是建筑觀。建筑觀的背后就是世界觀、價值觀。標準當然體現著意識形態的東西。評價建筑師的工作最終都落實到評價他怎么看世界,怎么看價值。建筑師是創造價值的職業。創造什么價值呢?這就和建筑師的價值觀相關了。說到底:建筑就是意識形態的形象。建筑師是意識形態的形象大使。那么我們從王澍的建筑形象說起。當然,這是對做高水平有思想的建筑人的要求。
 
藝術繪畫當然更是意識形態的表象。宋畫以及江南園林的誕生都離不開它們大的時代背景、社會背景,無論是其繪畫語言,還是其江南園林的造園手法,以及它們的造型意義特征不無和它的所有者、創作者的心境、心情、心態密切相關。王澍在他的建筑和其設計手法上,都對宋畫手法做了非常深入的分析和江南園林的造園意境及設計手法上的借用,應該說都非常的成功??梢哉f他有很深入的分析讀解能力和相當的創意引用能力。甚至可以說,在效果上與這些傳統繪畫和傳統名園都有些許異曲同工之妙。能看出他研究之深,分析之徹,引用之妙絕非一般學者能傾力所為。但?是,非常遺憾的是,他誤讀了時代,錯判了背景。歪用手法,曲解了天道。也就是說,他前面所做的可能都是對的,都是很精彩的。但是,在表達思想觀念的層面出了問題,有了錯誤——他錯誤地表達了時代精神的主題。
 
王澍的建筑有其鮮明的表皮性特征。其表皮具有出眾性、非常性、奇異性、怪誕性、吸引眼球性的強烈特征。我把它稱作“新聞性特征”(西方的新聞理論: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王澍充分理解了:在現代社會,當今時代,建筑它建在哪兒不重要,發在媒體上重要。媒體需要的就是照片、表皮。建筑的功能性都不重要,表皮性重要,表象性重要,“新聞性”重要。這樣才能傳達到西方的媒體上(因為西方占領并控制著世界各領域的話語權),能夠吸引到美國的政治家、思想家、戰略家、大師們的注意,成為他們思想戰線上戰略布局上可以選用的一個棋子,這個最重要。為什么呢?因為,他們理解了——建筑是意識形態的形象。他們發現了建筑越來越成為價值觀的表象。
 
二、王澍建筑的思想源泉
 
中國的傳統有優秀傳統和糟粕傳統之分。而王澍借用的所謂傳統,在許多內容上,很明顯是繼承了糟粕的傳統。其建筑的表皮性造型七擰八歪、歪門邪道、斜墻亂窗、破磚爛瓦,確實識別性很強。無論是整體造型,還是局部門窗,無論是大局形象,還是具體材料,無論是色相風貌,還是形態基調都給人以“破”“舊”“爛” “奇”“假”的概覽形象特征。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圖1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破”“舊”“爛” “奇”不需贅述,一覽便知。“假”要說一下。建筑的表皮是舊磚爛瓦的表面裝飾,里面還是鋼筋混凝土結構,而表皮需要“裝假”:裝出我繼承傳統,我尊重歷史。這就是我所說的那個“假”。其實,用“表皮裝假”這是中國當下建筑的普遍慣用手法。王澍一樣沒有逃脫這個“表皮之假”,只是“假”得更丑陋了一些。中國傳統建筑的磚墻從來就不是表皮的,不是裝飾的,而是真真切切的,實實在在的,表里如一的。被譽為混凝土詩人的日本建筑大師安藤忠雄創造出的清水混凝土也是真真實實的,實實在在的。安藤對如何繼承傳統有一句名言:繼承傳統,不是繼承形體,而是繼承眼睛看不到的“精神”。而王澍做的卻恰恰相反。
 
寧波博物館
圖2 寧波博物館
 
撿一堆破磚爛瓦,就是延續歷史;斜墻亂窗,就是自然傳統;屋頂拐來拐去,就是山水名畫。這就好像在牛仔褲上挖幾個洞,補幾塊布,就說成是“繼承中華勤儉節約美德”一樣可笑。這難道不是一種侮辱中國建筑師智商的愚蠢做法嗎?在中國最需要現代化,科學化的今天,有現代材料不用,而要土墻泥巴;科學施工不要,卻搞勞民傷財營造法。如果這是你家的房子,你可以想咋就咋;它卻是公共設施,怎么能如此隨心所欲、違規亂法。這些設計內容到設計手法,絕不是中國傳統思維下的形式語言體系形象,更不是中華文明體系下的優秀傳統思想表達。建筑造型缺乏人間正氣,缺乏磅礴大氣,缺乏文人雅氣,缺乏感官美氣。而體現的是一種負能量的歪風邪氣,消極心態下的怪里怪氣,對抗時代的逆流妖氣,強塞硬來的一股惡氣。是一種徹頭徹尾的破壞性負面造型語言。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圖3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此外,他關于“實驗性建筑”說法完全是一種大忽悠的說法。建筑學教學體系之所以成立就是因為有許許多多前人的理論、實踐、再理論、再實踐積累的成果。教育之所以成立,設計之所以成立,都是基于這種科學方法的基本原理。作為一個教育者不去認真研究,吃透前人教育的經驗教訓精神,在延續前人正確道路的基礎上,做突破做創新。而是搞神馬所謂的“建筑實驗”。全球全國有無數的“建筑實驗結果”可以拿來先研究分析,從中找到創新的依據。而完全無視前人形式積累的經驗,硬要自己從來一遍“建筑實驗”。沒有理論,沒有邏輯,沒有科學方法作為前提的所謂“建筑實驗”都是一種胡來。完全站不住腳。這個思維本身就是一個很可笑的思維。卻在中國美院大行其道,不受質疑,反受追捧。這哪里是科學的態度?哪里是嚴謹的方法?哪里是大學的精神?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圖4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王澍一直在強調一個概念“自然”。“自然”是他的一個非常有力的武器。人們都很熱愛自然,人類也都在享受著大自然的恩惠。人們熱愛自然、利用自然為人類造福,有史以來人類都是這么做的。這都不是問題。那么問題是什么呢?問題是怎么享受自然?享受怎樣的自然?怎么認識自然?首先我們必須從正確地認識自然開始。“自然”絕不是所有自然著的就都是好事??耧L、暴雨、臺風、地震、海嘯、火山這都是自然的一種。自然是可以給人類帶來“災害”“災難”的。
 
建筑的起源,原本就是從避開自然之惡——遮風避雨、趨利避害開始的。但是我們不能故意“造惡”,以表示熱愛自然。如果這樣做了,那不就是很愚蠢的嗎?王澍的“自然建筑”,本質上就是耍巧成拙,好好的開窗,他要把它排得很亂,人為地制造無序,且影響采光通風的應有的基本功能。有史以來,人類做事情的基本方向是將無序的自然事物可知化、可控化、有序化、有益化,而絕不是相反。故意作亂,造惡,這絕不是人類行為的正確方向。作為提醒人類認知,一件藝術品可以這么做。但做建筑,故弄玄虛、本末倒置,裝腔作勢更是不可取的行為。巧立名目以“自然”、“傳統”的名義——誤導學生,誤導大眾,浪費資源,浪費生命。這是一個教授建筑師應該做的嗎?
 
寧波滕頭案例館
圖5 寧波滕頭案例館
 
三、“三軸”建筑論
 
建筑是什么?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認識。我對建筑的認識論基于我的“三軸理論”的方法論。即從三個不同的維度認識事物的理論(看一個事物可以有360個角度,理論上講,有無數的角度)。為了讓認識事物的分析更簡潔,更清晰,更有序,而又不失全面性、系統性、綜合性,我們就把它簡化為三個角度。我認為建筑和其他事物一樣,既有它的共性,又有它的個性。對于“建筑是什么”來說,答案:建筑是自然的一部分(第一軸),建筑是社會的一部分(第二軸),建筑又是其個性條件下的一部分(第三軸)。而社會軸又可以進一步分為:一、歷史傳統軸、二、西方外來軸、三、現實當下軸——三條軸。本篇我們就用“三軸理論“之歷史傳統軸來討論:王澍的建筑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圖6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王澍的建筑丑陋病態,怪模怪樣,而又被一些年輕建筑師,尤其是年輕學生們崇尚贊揚,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它披上了繼承中國傳統的“外衣”。自稱:山水建筑。有山形,有水象,有破磚,有舊瓦,有┉┉。這些現象和概念使得建筑師們、甚至院士們都摸不著頭腦。而絕大多數的建筑師和學者都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不予評價,不予論說的態度。中國文化體系下在藝術造型的手法上,強調天人合一,形神兼備,氣韻一體,抑制強形而主張神似,弘揚和諧而排斥對立的形與形,色與色,材與材的關系。也就是說,在造形美學上更主張神似,更強調低調、內斂、含蓄的形式風格。而王澍的手法直接就是破磚爛瓦,直接山型屋頂,直接獻奇亮丑,直接混亂不序,手法都是直來直去,毫不掩飾。那么,除了在造型上的“假”傳統外,在設計內涵上又有哪些問題呢?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宋元山水研究和他的建筑表達究竟是個什么關系呢?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圖7 中國美院象山校區
 
四、宋畫的山水意境
 
誠如宋人自己所評價:“若論佛道人物、仕女牛馬,則近不及古;若論山水林石、花竹禽鳥,則古不及近。”(郭若虛:《圖畫見聞志》)“本朝畫山水之學,為古今第一。(邵博:《聞見后錄》)”。
 
從盛唐到宋元時代,審美興味和美的理想由具體的人事、仕女、牛馬轉到了自然對象、山水花鳥,這當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它是歷史行徑、社會變異的間接而曲折的反映。與中唐到北宋進入后期封建制度的社會變異相適應,地主士大夫的心理狀況和審美趣味也在變異。經過中晚唐的沉溺聲色繁華之后,士大夫們一方面仍然延續著這種沉溺,同時又日益陶醉在另一個美麗的世界之中,這就是自然風景山水花鳥的世界。自然對象特別是山水風景,作為這批人數眾多的世俗地主士大夫(不再只是少數門閥貴族)居住、休息、游玩、觀賞的環境,處在與他們現實生活親切依存的社會關系之中。他們的現實生活不是在門閥士族壓迫下要求奮發進取的初盛唐時代,基本是一種滿足于既得利益,希望長久保持和固定,從而將整個封建農村理想化、牧歌化的生活、心情、思緒和觀念。
 
五、隱逸生活
 
六朝門閥時代的“隱逸”基本上是一種政治性的退避,宋元時代的“隱逸”則是一種社會性的退避,它們的內容和意義有廣義和狹義的不同(前者狹而后者廣),從而與他們的“隱逸”生活直接相關的山水詩畫的藝術趣味和審美觀念也有深淺的區別(前者淺而后者深)。不同于少數門閥貴族,經由考試出身的大批士大夫常常由野而朝,由農而仕,由地方而京城,由鄉村而城市。這樣,丘山溪壑、野店村居倒成了他們的榮華富貴、樓臺亭閣的一種心理需求和替換補充,一種情感上的回憶和追求,從而對這個階級具有某種普遍的意義。(江南園林產生的主要背景。)
 
中國宋山水畫,不是門閥貴族的藝術,而是世俗地主的藝術。這個階級不像門閥地主與下層人民那樣等級森嚴、隔絕嚴厲,宋元山水畫所展現出來的題材、主題、思想情感比六朝以至唐代的人物畫,具有遠為深厚的人民性和普遍性。但世俗地主階級作為占有者與自然畢竟處在一種閑散、休息、消極靜觀的關系之中,他們最多只能是農村生活的享受者和欣賞者。這種社會階級的特征也相當清晰地折射在中國山水畫上:人與自然那種娛悅親切和牧歌式的寧靜,成為它的基本音調,即使點綴著負薪的樵夫、泛舟的漁夫,也絕不是什么勞動的歌頌,而仍然是一幅掩蓋了人間各種痛苦和不幸的,懶洋洋慢悠悠的封建農村的理想圖畫。(參考:李澤厚《美的歷程》九.宋元山水意境,天津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01)
 
六、江南園林的背景
 
通過對宋文化的深度剖析,我們基本了解宋元文化的時代背景和社會形態,以及對山水意境的美學追求是江南園林形成的原因。從著名的蘇州私家園林的年代就清晰地說明了這一點。
 
滄浪亭:北宋,私人花園。
獅子林:元代,私家園林。
拙政園:明正德初年,私家園林。
留園:清,私家園林。
網師園:宋淳熙初年,私家園林。
怡園:清光緒,私家園林。
 
這些江南園林都是在宋元以后興建的,都是私家園林,這些事實證明了其造園自賞、逃避世俗、小情小景的人生態度。王澍以江南園林以及宋畫作為他對傳統文化的思想源泉顯然具有片面的主觀性和小格局的自然觀,藝術觀,美學情趣。然而,王澍以這種地域性的世界觀做當代建筑設計和現代建筑教育的范本,不合時宜的背景方向和設計思想的引入,其結果只能是路越走越窄。以回歸傳統為名,夜郎自大、封閉自守的辦學教育模式,沒有現實的意義,坑害的只能是一代又一代的學生。
 
七、時代背景的錯讀
 
從盛唐時代到宋元時代,文化的變革和社會意識決定了藝術的形態。中國晚清、近代到現代對比唐宋時期,恰恰是相反的意識形態發展過程。當下的時代任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重新喚起文化自信,在全球化的大時代背景下,現在的中國正處于大發展期和大轉型期,我們需要革故鼎新,繼往開來的創新精神。通過古今時代狀況的對比就會清晰的看出,王澍走的是回頭路,而我們應該向前走。這是方向性的錯誤,路線性的錯誤,是時代讀解和表達的錯位,是最嚴重的錯誤。
 
回到藝術上解讀王澍的建筑,王澍對宋文化里中國山水畫的初級理解只看到了表象的形態加上自己的主觀臆斷。并沒有理解宋文化之所以形成的深刻背景原因,也沒有透徹解讀到宋文化之內涵,更沒有領悟到宋文化深層的哲學真意。宋的山水意境追求的是“無我之境”。王澍的建筑恰恰反映了它對傳統文化的虛假認知,形態丑陋,突兀怪形,彰顯個性,具象模仿,表皮裝飾,強調自我性、獨特性、排他性、極端性。對中華文化下“自然”的認知遠沒有達到德高的境界水平。
 
八、結語
 
任何時代,任何地域,建筑也好,園林也罷都無法超越的一個基本原理:建筑是思想(文化)的容器。中國畫宋畫、江南園林都是那個時代思想和意識形態的表征。但是,就像拙政園、網師園、滄浪亭等庭園它們都是表達對時代的反抗,對朝廷的不滿,對社會的吶喊。王澍的建筑似乎也在反抗,也在吶喊,甚至是在嚎叫。但不同的是,那個時代是個黑暗的時代,亡國的時代,而今這個時代,完全不是那個時代。今天的中國有人稱它為盛世,無疑是歷史上最好的時代。我們的國家是一個越來越富強,越來越繁榮,越來越強大的國家,我們所處的時代是一個偉大的時代。貪官受到懲處,人民日益富足,貧困獲得幫助。中國是一個在全球范圍內都受到普遍尊重的引以為豪的國家。我不明白,王澍在向誰吶喊?向誰嚎叫?不知他反抗的是什么?反抗誰?他用自己的建筑想表達著什么思想?反倒是,抱著冷戰思維處處圍堵中國,事事要遏制中國發展的美國人卻向王澍的反抗之聲發出了聲援,豎起了拇指。這到讓我非常納悶,又是多么的耐人尋味!我不由得想向王澍提出如下的質疑:
 
一、象山校區,它不是私家園林;它不該私做,更不能做成私家任性風格。
二、這是一個國家級教育機構,更不該這么隨性所欲,和做成這種風格。
三、借鑒古人,效法先賢都是很正確的,但無論多么杰出的設計手法,用錯了地方,用錯了時代,都可能是一場悲劇,而非歡歌。
四、如果不是設計者別有用心,那又是其意如何?
五、建筑不是一張繪畫,不是一篇文章,它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怎能讓一人隨心所欲?
 
綜上,我們深刻地看清了——王澍的建筑,并不是什么繼承傳統的建筑,也不是什么創新的建筑,更不能成為“實驗建筑”的理由,而是他自己個性張揚、隨性偏執,誤用傳統,錯觀時代的自我游戲罷了。其做法是一種與中國當代發展大潮的方向背道而馳的一種逆流。但是,為什么會形成一股這樣強大的倒風逆流呢?我們將繼續追問。
 
有仙曰:——“人詐上天曉,心誠大地知。” (完)
 
篇外
 
什么是教育?怎么做教育?教師是怎樣的一個職業?——真正的教育家,其實是個很殘酷的職業。他必須在教育中投入發自內心深處的真實情感,而只有勇敢地面對情感被深深傷害的人才能做真正的教育。——教育,是一個用心播種、辛勤維護、而不思收獲的事業。只有真正心底透徹的人才能做真正的教育。
 

上一篇: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二)
下一篇: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四)

熱點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一)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一)

    王澍的建筑教育代表未來的方向嗎?“偉大”破土于自我完善的能力,“自信”奠基于包容并蓄的精神。所以,拒絕批判,就是扼殺這個時代通往美好之路的希望。

    白林:安藤忠雄光與影的精神

    白林:安藤忠雄光與影的精神

    建筑是一個與天、地、人相關的所有事物都無不相連的領域。我總感慨的一句話是:“建筑太簡單,建筑太復雜!”因為,建筑是思想的容器,是文化的容器。

湖北11选五爱乐彩